扶绥女诗人——曾平澜
www.gxczzx.gov.cn 时间:2014-08-22 18:12:32 阅读次数:200522 作者:谢增仕 编辑:梁新勇 来源:广西崇左政协网

   
    曾平澜,女,壮族。1897年元旦出生在广西省永康州(今扶绥县中东镇)南街的一个封建士大夫家庭里。父亲曾文鹏,是清末丁酉科拔贡,当过湖南州判、天津税务局局长等职,是一个爱国的进步党人。母亲李氏,是广西万承县(今大新县辖)拔贡李承芳的侄女。是位勤劳朴素,而封建思想浓厚的家庭妇女。大伯曾文鸿是永康州唯一举人,也是爱国诗人。
诗人生于苦难深重的封建社会,小小的年纪就被其母亲包办许配给地主冼家儿子为妻。诗人对母亲的行为极端不满,对重男轻女的封建势力也十分痛恨。十五六岁时,就极力反对封建礼教的婚姻包办。

     辛亥革命后,中国自由民主的空气史无前例的高涨。诗人为反抗家庭婚姻包办,独自离家千里迢迢来到广州寻父。她在《自决》一诗写道:“要跳出矛盾生活的圈套,只有用自己的钢刀,斩断一切陈腐的思想。”

    1916年5月,其父曾文鹏参加西南各省联合组织的军务院,追随梁启超反对袁世凯自称“洪宪”皇帝。1916年夏,诗人通过父亲的关系来到广东肇庆任小学教师,继而在其父的督促和授意下,事前没有经过认真了解和考虑,便与广西驻军罗团长成亲,后因各自性格合不来而感情破裂。为了逃出封建婚姻包办的枷锁,唯有“逃逃,一逃,再逃!不怕那深山里虎啸狼嚎;向着那自由之路奔跑,不管去路荆棘或远遥。”这是诗人逃离广东奔赴北平进入私立中国大学就读前写下的誓言。1921年诗人因经济问题回到同正老家。十年归来,母女重逢,本应该得到谅解和同情。谁知却碰到母亲对诗人婚姻问题上的不理解不支持,包办痴心不改的钉子。这是诗人和母亲在二十年代初期存在着两代人在男女婚姻问题上的鸿沟。正如诗人在《故乡》中沉痛写道:“我没有了解我的亲人,慰藉从何处去打寻,一块块狰狞的面目,使我厌恶和吃惊。”

    1919年在北京发生了“五四”青年运动,1924年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千千万万的革命青年纷纷前往广州,诗人正是这批革命青年的杰出代表之一,在广州参加了何香凝领导的妇女解放运动的行列。1925年秋,进入第六届广州农民讲习所,亲自聆听毛泽东关于《中国农民问题》的报告。

    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4•12”反革命政变,诗人预感到白色恐怖将笼罩全国城乡的每个角落。为了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诗人于1929年秋东渡日本留学。1931年春诗人从日本回到中国,同年秋天即赴上海参加革命活动,在大上海她看到的是中外工厂倒闭,大批工人失业的惨景。诗人在《失业的人们》中这样写道:“这是社会组织的糊涂,并非懒惰不把事做;工厂闭户,处处都说工作无。”这是三十年代旧中国经济危机的真实写照,诗人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是社会组织的糊涂,”并不是工人“懒惰不把事做。”这是对旧中国剥削制度的尖锐揭露和严正的控诉。

    1934年秋,诗人从上海回到故乡,即参加广西普及国民教育研究院,主编《日刊》工作。1935年秋,诗人在南宁串联各界妇女,和女中师生、南高教师谢冰莹等人筹建广西妇女联合会,并亲自担任主席。1936年,广西普及国民教育研究院被反动当局查封停办。无奈,诗人前往平乐任教,但好景不长,只三四个月时间,即遭“莫须有”的撤职。1937年春,诗人旋回同正办学堂,取名为私立《波澜学园》,学校实行半工半读。上午授课,下午劳动。实行教育与劳动生产相结合的原则,学生除了学好科学知识外,还要植树造林,播种农作物,发展养羊等畜牧业,深受群众欢迎。这样的教学方针,学校竞遭到反动当局勒令停办。这就是当时反动派和地方恶势力摧残人民教育事业的又一个铁证。
    1937年卢沟桥事变以后,诗人在十字路口傍徨中决定出走南洋,先到马来西亚后转新加坡,从事抗日救国宣传活动。在新加波一所华侨学府聘为教师。诗人利用当时在那里工作的几位上海籍胡愈之、郁达夫等人掌握《星岛日报》的有利机会,进行抗日宣传。1940年秋,诗从从南洋回到同正老家,后任同正国民中学教师,为培养桑梓青年学生尽了自己最后的力量。
1943年冬,诗人曾平澜身染疾病,而且日渐加重,11月25日病情急剧恶化,次日下午旋即离开人间,享年46岁。

    诗人曾平澜的一生,是反封、反帝、反军阀斗争的一生,为中国人民的妇女解放运动,作出了贡献。
    (作者系原扶绥县党史办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