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那隆
www.gxczzx.gov.cn 时间:2016-08-18 10:36:28 阅读次数:193350 作者:郁超云 编辑:钟荣婵 来源:扶绥政协网

    我于2011年初到那隆村采访时开始和那隆结缘的,之后每次到那隆我都到那隆村退休老师黄日宙家坐一坐,听他讲那隆的故事,我和黄日宙老师也就成了忘年交了。今年5月中旬,我参加县文联组织的采风队再次来到那隆,此次采风的行程原没有安排那隆的,我跟参加采风活动的同志讲述一些那隆的故事,说那隆是一块“螺蛳地”,进了那隆就不想出来了,采风的同志们都很好奇,于是我们来到那隆了。

    那隆村位于扶绥县城西部约16公里,三面环山,水塘碧绿,树木葱茏,鸟语花香,美不胜收。那隆村于明洪武十一年(1378年)建村,原名“那龙”,后衍变为“那隆”,寄托着那隆村人田地丰收、生意兴隆、读书成才的情感。那隆浓厚的人文历史,是我们采风的同志最感兴趣的。

    穿过那座高大的村门,我们走进了那隆,首先映入眼帘的都是高大壮观的古宅院,虽因年久失修,这些古宅院很多都已经不同程度受损了,但还很气派,让我们想象到当年这里是十分富庶之地。我们采风队大多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龙之地”,古宅院青砖黛瓦,屋檐下雕梁画栋还清晰可见,让采风的同志们们赞叹不已。而屋顶设计都很精妙,屋顶全部采用了复杂的斗拱结构,整个屋顶没用一根铁钉,是由很多个榫卯相互咬合起来,让数众多的梁、枋、柱、檩、椽,构造成一个严实的整体,很多古宅院如果不是人为的破坏,历经几百年不倒。这些古宅院多是晚清岭南派的建筑风格,与北方的四合院不相同的是,它们座与座之间不是由厢房联结起来,而是由高大的墙壁联起来,形成一个闭合的院落。古宅院设计很有文化内涵,从大门到后门有一条中轴线,中轴线两边门、栏、厢房的数量、形状大致对称,儒家的平衡、和谐理念的体现。

    那隆人的信仰已经融入中原文化了,从那隆的残存祭祀和纪念场所可以体验到。据《那隆村志》记载,那隆的祭祀和纪念场所有八处之多,冠以庙、宫、坊、祠、台、神等字,这些建筑以“三圣宫”为中心相互呼应。我们采访团来到村居委会办公室,这里是以前那隆村的圣地,因为这是那隆村的“三圣宫”所在地,据记载占地4亩,坐北朝南,建于清同治年间,砖木结构,高斗拱屋脊,配有多种琉璃压脊饰物。由南向北分为前座、中座和后座;后座又称神座,神座供奉“三圣”神位,“三圣宫”因此得名,“三圣”即孔子、北帝神和关公的神位,“三圣”神位左右是威风凛凛的八大金刚在守护,“三圣”是那隆人崇文尚武的精神寄托。古时“三圣宫”前有十株大榕树,榕树盘根错节,枝繁叶茂,遮天蔽日,每年榕树果成熟的时候,各种鸟类汇集觅食,成了鸟的天堂,来到这里游览的人都会流连忘返。如今,在村委前的”三圣宫”遗址看到一些大石础和残壁,榕树也是后人种上的,风景十分秀美,很多人都在树下乘凉。

    我们在村里徜徉,触摸着那些古朴的古墙,触摸着那隆人的智慧。那隆在上个19世纪匪患严重,为抵御匪患,那隆村建有很多座的炮台,如今我们只能从那些炮台遗迹和口述中想象那些炮台十分雄伟,那隆古炮台有名有姓:玉树堂屋炮台、贤信屋炮台、潘姓屋炮台、天培屋炮台、中华社炮台、廷怀屋炮台、廷光屋炮台、梁姓家炮台和渠里山(当地山名)炮台。这些炮台采用砖砌和夯泥两种方法筑成,最高达十米,分有四层。遗憾的是,古炮台被拆除殆尽,很多炮台基部都被用作牛栏或猪圈。以前曾经还保留有古炮,可惜在上个世纪50年代末大炼钢铁时代被拿去炼钢了,我们在村道上发现一块废弃的钢渣,心痛不已。如今保存较为完整的是渠里山古炮台,炮台建在村西南面1000米高的渠里山巅,从山脚到山顶没有一条通上去,炮台是用岩石、石灰和泥沙搅拌构筑而成的,经过150多年的风雨侵蚀,墙体仍十分坚固,我们无法想象当时人们是怎么讲材料搬运到那么高的山顶建成那么坚固的炮台,也不得不佩服那隆人的智慧和勇气。如今,从那隆村望上去,古炮台就像一位将军,巍然屹立在山巅,忠实地守卫着那隆村的平安。
从风云变幻的19世纪开始,那隆村就已经英才辈出,因此,那隆是一个充满传奇故事的一个村落。

    梁著新是那隆村的秀才,他文武双全,投在清朝名将刘永福和冯子才麾下,和冯子才结拜为兄弟。光绪九年(1884年),他率部随冯子才赴镇南关(今友谊关)参加抗法战争。在震惊中外的镇南关大捷中,梁著新因作战英勇,功绩卓著,获得清廷御赐牌匾“钦赐蓝翎”,授予“统办越南关外两广提督干总守备衔”。后来梁著新被杀害,讲义气的冯子材还将梁著新的妻儿接到钦州生活一段时间。

    那隆村的梁培和梁堉两兄弟参加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献身民主革命的事迹一直流传到现在。梁培和梁堉兄弟俩的父亲梁焕光是当地很有名望的绅士,他注重教育子女,梁培和梁堉兄弟俩少年时受到良好的教育。粱培青年时代追随孙中山先生,在广东加入同盟会。辛亥革命后当选为国会参议员,曾任广西省善后处总参议。辛亥革命失败后,梁培坚持教育救国,著有《广西地理教科书》,后被杀害。梁堉,又名梁六度,少年时代受到进步思潮的影响,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11年,还是在校学生的梁堉带动广西各学堂师生声援武昌起义,当年广西宣布独立,梁堉被推举为临时参议员。1914年,梁堉赴日本东京政法大学留学,期间,他积极参加反对袁世凯称帝的斗争。1926年,梁堉当选为国民党广西省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兼任组织部长。当时正值国共合作时期,梁堉同情和拥护共产党的政治主张,与国民党右派当局作斗争。1927年春,国共合作日趋恶化,白色恐怖笼罩整个广西,梁堉坚持到各地视察,支持各地工农运动,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被捕入狱,于同年9月遭桂系军阀杀害。梁堉解放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那隆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直接或者间接孕育了很多名人。19世纪中期,那隆村的黄、梁、潘几个家族的绅士就开办私塾,并公平竞争。私塾里教学内容多是四书五经,清末废除科举后,私塾仍然盛行,民国初年,那隆村开始建立公学学校。那隆村私塾教学严谨,尊崇的“有教无类,教学相长”教育思想和理念,吸引了附近村庄的学生来就读。那隆村重视教育的优良传统,催生出了很多教师世家,从清朝至今,就有两户五代教师世家,两户四代教师世家和三户三代教师世家,这些教师世家备受到人们尊敬。那隆村因此也诞生了很多名师,他们鞠躬尽瘁,桃李满天下。黄天益是那隆村著名的秀才,一生都在农村从事私塾教育,他工作责任心强,讲究教学方法,深受学生和家长的爱戴,邻村三哈村的吴有良是他的学生,吴有良就是我军著名的百岁将军吴西。1925年投身革命,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吴有良七岁读私塾时的启蒙老师就是黄天益,黄天益以反封建的进步思想教育学生,对吴有良影响产生极大的影响。吴有良在他的回忆录《老骥忆烽烟》里对黄天益进行专门描述。恩师逝世后,吴有良题墓碑词道:“教学学生,反对封建,拥护孙文,民主革命。”另一位名师是黄云灿,他善于启发学生,以有理想、有知识、有道德为教学目标培养人才。他的学生有的成为党政领导干部,有的成为专家学者,其中以黄现璠最有名气。黄现璠是临村渠思村人,后来考入北京师范大学,曾留学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是我国壮族首位大学教授;他潜心研究历史学、民族学,是我国著名的现代历史学家、民族学家、人类学家和教育家,也是我国现代民族学奠基人之一。

    那隆,这个普通的小山村,谁也没想到却和遥远神秘的大瑶山有着紧密的联系,因为民国的时候,从那隆走出一位才子黄云焕。黄云焕年轻时在新桂系的党政训练所学习,于1930年作为国民党广西当局的优等生派到桂平大瑶山“化瑶”(即开发大瑶山)。黄云焕出生名门,接受很好的教育,又到南宁读书,当时已经学富五车,是青年才俊。为了更好地立足开发大瑶山,黄云焕决定以身许入大瑶山,于是他入赘瑶家,成为瑶王李荣保的“附马爷”,以瑶族代表身份当选为南京国民政府的国大代表的中央立法委员。黄云焕在瑶山从事教育工作,协助瑶王清剿瑶山匪患,为瑶王拟订了开发十八山的计划,赢得新桂系首脑李宗仁的赞赏,资助开发大瑶山。黄云焕协助瑶王治理大瑶山时,还纠正了瑶王的许多过错,在瑶族人民中树立了很好的口碑。1942年后,黄云焕步入南京政府高层。建国前夕,黄云焕离开大陆到台湾,后在台湾病逝。在台湾的黄云焕十分思念瑶山和老家那隆,拥护祖国和平统一。黄云焕在桂平育有3个女儿,在扶绥育有3个儿子,改革开放后,都分别在桂平和扶绥两地当选为政协委员,为祖国和平统一积极参政议政。

    来到那隆村,我们慕名探访为爱情忠贞一生的十三妹的故居。十三妹原名黄乐群,因排行第十三,称十三妹。十三妹和黄云焕是同宗,和黄云焕是堂姐弟。黄家是书香门第,所以十三妹自然也受到良好的教育。还是情窦初开的十三妹,由媒人撮合,和张报定了娃娃亲。张报原名莫国史,1903年11月生在今扶绥县新宁镇城厢街,是著名翻译家、中共中央编译局原专家、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在和十三妹定了终身后,张报赴南宁、北平和天津求学,在北京国立师范大学获得“教育学士”学位。1926年远赴美国留学,1928年2月加入美国共产党,从此走上九死一生的革命生涯,后来从美国辗转到苏联,在苏联被流放多年,直到1956年才回国工作,先后在新华社、中共中央编译局工作,负责党中央重要文献的中俄翻译定稿工作,是享受国务院颁发的回国定居专家津贴。张报在美国和苏联都先后娶妻生子。在张报革命生涯的几十年里,十三妹痴心不改,恪守封建礼教的“三从四德”,终身不嫁以示忠贞。张报回国后,十三妹曾到北京照顾张报,在十三妹困窘的时候,张报对十三妹给予友情照顾。多情的十三妹于1981年凄然离世,张报也十分悲痛。张报于1996年病逝,有感于十三妹性格的朴实纯真和对爱的无限忠贞,张报曾做了长诗《我和十三妹》。十三妹的经历让我们唏嘘不已,我们都祝愿十三妹和张报两位前辈在九泉之下过得开心幸福,祝愿十三妹不再孤独,不再有分别的苦痛。

    那隆村也是革命气息很浓厚的地方。上个世纪40年代,广西学生军来到扶南县和同正县(两县均属扶绥县)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当时的一个据点就在现在的渠黎镇,学生军到那隆一带开办识字班、刷写抗战标语,教唱抗战歌曲,教育群众抗战形势,让广大群众认清国际国内形势,认清共产党八路军是抗战的中流砥柱,那隆一带很多群众都参加了学生军的活动。学生军在那隆举办青年政治训练班,当时的学生军中很多都老师是地下党员,他们以进步思想教育群众,吸引那隆及附件一带的广大群众热烈响应,一大批青年参加了培训班,这些青年很多在解放后在各行各业建功立业,更重要的是,以郭家驯、潘茂隆为代表的很多热血青年,从此走上革命道路,成为地方上的革命骨干,他们就在这里建立了根据地,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与凶残的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不屈不挠地斗争,迎接新中国和广西的解放。我们在学生军住过的那座房子驻足,仿佛听到当年妇女儿童的朗朗读书声,听到革命前辈们对革命青年的谆谆教诲。来到那隆,我们都接受了一次深刻的革命传统教育。

    我们还发现,那隆还是个长寿村,常住1700人的一个小村,60岁以上的老人就有280人。们在村口一座房子发现几块牌匾,是老年人活动中心,我们了解到,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那隆就已经成立了老年人协会,这在当年扶绥是首例的,协会做了很多实事,得到南宁地区和扶绥的表彰。村委一直重视老年人活动,经常组织开展活动。那隆我们发现村道两旁很多路段都种很多花,有太阳花、美人蕉、凤仙花,村支书黄星卫说是老年人们自发组织力所能及种的,我想,热爱劳动,为人友善,崇尚自然,爱护生态,保护环境,应该是那隆老人长寿的秘诀。

    离开那隆的时候,我向参加采风的同志们解释为什么说那隆是一块“螺蛳地”,那是去年年底我参加那隆村村门落成典礼时,参加典礼的那些曾经在那隆插队知青的朋友告诉我说,他们都称那隆是一块“螺蛳地”,他们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到那隆插队,都喜欢上那隆了,那隆成了他们的第二故乡,他们有的当年在那隆入党,有的当年嫁到那隆,离开那隆回城后,每年他们都有人经常回来走一走,看一看,他们说一辈子都想着那隆,念着那隆。所以说,“螺蛳地”其实很接地气地概括了人们到那隆参观的感受,进了那隆就不想出来了。□
郁超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