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岩帆影话乡愁
www.gxczzx.gov.cn 时间:2018-07-25 09:30:46 阅读次数:157267 作者:罗瑞宁 编辑:农海华 来源:左江日报

鸡岩帆影话乡愁
――扶绥风情系列散文之十 

    要问天下最美的石山在哪里?

    徐霞客告诉你:“新宁州的笔架山。

    笔架山上鸡岩帆影

    明代的新宁州治所,就是现在的扶绥县城所在地。当年大旅行家徐霞客畅游左江途经此处写下了不朽的山水名篇《粤西游日记》,其中有几句:“江山两擅其奇,阳朔山峭临江,无此岸之石,无此石之奇”、“石山最胜,石岸尤奇”,等等。这些笔墨就是徐霞客对扶绥笔架山的高度赞誉。

    两岸奇峰夹峙,亘古左江犹如一位清晨慵起的美人,缓缓从西南而来,又缓缓折向东北而去。江水晃晃悠悠,晃晃悠悠,潆洄成一个大大的“之”字河道;本地人把这一段河道另外命名为淀渌江。江流西岸、北岸,蜿蜒曲折的江水簇拥出一个风光秀丽的半岛福地。与八桂名校扶绥中学隔江相望,由半岛深处一直延伸到江边的一脉巍峨山峰,那里就是笔架山了。临河高耸一面岩石大山,山上林木葱茏、亭宇俨然,那里就是笔架山的金鸡岩了。

    此处景区有一个正经的名称――“鸡岩帆影”。根据相关文献,早在明代,它就已经被列入“新宁八景”之首。整个景区因河流、石山和岩洞而得名。河流,即淀渌江。它曾是古人一面面船帆上演精彩戏剧的幽蓝幕布;山,就是笔架山。此山外形酷像古人的笔架。跟它对应的毛笔则在江对岸的扶中校园内。几根石柱伫立,笔杆、笔尖,自然天成,惟妙惟肖。当然石山既像笔架,自然也像鸡冠,像船帆;因人眼光,所见不同,但都能自圆其说。而洞,则是金鸡洞。“天生一个仙人洞”,主洞面积40多平方米,高4米,里边供奉有金鸡娘娘、斑民夫人、花公、花婆、花木兰等神像。岩洞外边,一片从母体垂直下来的岩石上,至今遗留有清人刘宅俊题写的“鸡岩帆影”四个刻篆大字,刚劲有力,熠熠生辉。毋庸置疑,景点称谓就来历于此。

    河道宽广,碧水幽兰,整个金鸡岩掩映在苍翠丛中。从东岸到西岸,对面码头,有驳船往返摆渡。船靠西岸,从码头一直到山上岩洞,有人工开凿的石板道一条,石阶103级。围绕金鸡洞周围,有半月楼、望江亭、伏波庙等,各色庙观楼宇俨然,飞檐如鸟。因为四季缭绕的袅袅香火和钟鼓梵音,端坐各处的笑佛、伏波将军、刘三姐等列位神座,不管是仙姿,还是佛态,一样安祥若生,气度不凡。

    金鸡岩奇葩

    自明代修整以来,金鸡岩一直是善男信女朝拜圣地。一般而言,来此处礼拜的人都是见佛就拜,见神就跪,即便不是仙佛系列的人间将帅、巾帼英雄,比如伏波将军、花木兰等,人们都一律地供奉香火,顶礼膜拜。人们并不问谁主谁次,表现出少有的“泛神论”,这样的情况无疑体现了这一方百姓信仰的驳杂与文化的宽容……整个金鸡岩景区因此弥漫在特有的虔诚和灵气之中。

    相对而言,金鸡娘娘应该是本处圣地的“正神”;或者说,金鸡崇拜才是扶绥人名副其实的本土信仰。尤其是对胸怀家乡文化情怀的扶绥人而言,他们来金鸡岩朝圣,首先是为金鸡娘娘而来的。其实,维系如此礼拜的心灵信念,缘于金鸡岩外崖壁上那一挂独特的壁石造型和跟这一造型有关的在本地家喻户晓的一则民间传说。

    金鸡洞外陡峭崖壁上的一处壁石造型恰似一位身背药篓的少女。奇怪的是,少女的左脚断了半截。少女身旁,一只大公鸡,冠高翅阔,似有腾空飞离的架势。这一幅自然造型,即所谓的“金鸡岩奇葩”;这一位少女,就是民间传说中的秋香姑娘;这一只大公鸡,就是金鸡洞中修行的金鸡娘娘赠送给秋香以解救因传染时疫而正在垂死中挣扎的山下百姓。传说,秋香因为急于救助病患百姓,忘记金鸡娘娘告诫,多拔了神鸡仙毛,招致严厉惩罚……一个为百姓受苦的形象永远定格在石壁之上,其中主角秋香因此也享受到了这一方百姓恒久的膜拜!

    艾青的诗歌中有两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细细品味艾青的诗歌,再来欣赏眼前的景致,你可以明白――金鸡岩石壁上秋香姑娘那一抹将去未去的顾盼,其实就是大自然昭示给这一方善男信女最大的虔诚。

    甜乡人的美丽乡愁

    青山默默,碧水东流。那动的是水,不动的是山,不管动静都一样牵挂着的是乡愁。世间情万种,最美是乡愁;尤其是对出门在外的扶绥人而言,亘古以来一直被左江悠悠环绕的笔架山,就是他们最为牵肠挂肚的一段美丽乡愁。

    足濯潆洄之字水,背靠巍峨笔架,此处钟灵毓秀,自然人才辈出。远的不说,仅仅关注近现代;淀渌江南岸的扶绥中学就可以最好地见证这一切。该校建立于抗战之中,当时同正、扶南、绥渌三县弟子,纷纷汇集笔架山下,掀起了扶绥青年才俊临危受命、勇赴国难的热潮,因此走出一拨又一拨彪炳史册的国家级功勋人物。仅仅列举其中几位代表,比如政界的张报、甘苦,军界的吴西、钟毅,学界的黄现蟠,以及文学界的陆地,等等。这里所提到的任何一位,他们为新中国的缔造乃至之后的国家建设所做出的贡献甚至牺牲,都可以写成一部甚至好几部厚厚的长篇。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位,不管走到天涯海角,甚至留洋海外,只要一息尚存,最为依恋的仍然是自己的家乡扶绥,尤其是那一座巍峨的笔架山,及其风景独秀的金鸡岩。

    以张报为例吧。

    张报(1903年11月5日―1996年1月17日),原名莫国史,又名莫震旦,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出生于广西新宁州城厢南街一个世代书香的壮族大家庭。张报故居现在还保持完好,它后背就是巍峨笔架山。张报从青少年时代起开始离开家乡浪迹天涯。1918年,张报与本县才子、后来的抗日民族英烈――钟毅一起,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并就读于当时名满壮乡的革命摇篮“南宁三师”

    1920年,张报再以杰出的才学折服当时的清华大学堂校方,获得破格应考资格并顺利升读于该校;辗转反侧,张报接着转读了好几所京津沪名校。1926年,张报漂洋过海来到美国,在风起云涌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崭露头角,任美国共产党中央中国局书记。1932年,张报为逃避追捕,奔赴欧洲,辗转德法各地,最终来到红色大本营――前苏联。这一时期,张报以名字为诺言,利用国际舆论大舞台,大量宣传中国共产国际运动,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中国的一张报纸”。1938年,前苏联掀起反托洛斯基运动,张报因“莫须有”的罪名蒙冤流放北极“劳改”(当伐木工人),直至1955年平反昭雪。1956年,在离开30年之后,张报重新脚踏京华大地。但自古好人多磨难,回国后张报的厄运远远没有尽头,接下来国内每一项政治运动,不管是“反右”、“反修”,还是“文革”,都有一顶又一顶重重的高帽直直压在他的头上;直到党的三中全会以后,张报的冤屈才得以彻底平反。此时的张报已经年逾七十,但枯木逢春,张报的生命再次焕发出勃勃生机。他不仅出任中央编译局要职,而且还亲自担当《毛泽东选集》(第一至第五卷)、《周恩来文选》(上卷)以及党的新时期诸多重要文献的俄文翻译或审定工作,为国家对外宣传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自古英雄不流泪,但哪位伟才不儿女?作为著名的共产国际老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翻译家,张报其实还是一位才貌双全、有情有义、多愁善感的长寿诗人。篇幅关系,别的暂且忽略,但张报的故土情怀则是不得不重重写上一笔的。这其中就有他和十三妹的故事。

    十三妹,现渠黎镇那隆村人,黄姓,族中姐妹排行十三,所以叫“十三妹”。张报大约七八岁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即奉“媒妁之言”与十三妹缔结下百年连理。其实,在这之前,张报还订过一门娃娃亲,但那女孩很快病死,人们都说张报的命太硬,克死了未过门的媳妇。由于外出读书接受进步思想,尤其是革命工作的需要,张报与十三妹的婚事当然成为不可能的事。就在离开家乡远赴京城之前,张报特地回家与父母交涉,想退掉自己与十三妹的婚事,当然未能如愿。之后,张报浪迹天涯,十三妹也就成了他这一生从一开始就想卸掉但终其一生都无法办到的人生负担。日久生情,这一段不幸慢慢地也就成为了张报“美丽乡愁”的重要构成部分。枯守一纸婚约,从墨迹芳香到纸面发黄以至于破碎成泥,十三妹终身不嫁。不曾有过实质性接触,但婚书上的名份却灼灼其详的这一位张报“内人”――十三妹,她再次与张报见面的时侯,已是人是物非,多少岁月流逝……回国后,尽管张报自己处境不佳,但他没有因此忘却故乡亲人,更没有忘却那一位一辈子只痴情于自己的十三妹,他尽己所能给予了她应该得的照顾。

    兼济天下,胸怀故土,这已经成为了张报一生的自觉。长久的旅居国外,具备了革命者蓬勃的浪漫情怀,张报在美国在前苏联分别经历了两次爱情和婚姻。美国的妻子――玛丽?梅尔为他留下了娇女――维多利亚?福朗西斯;前苏联的妻子――娜佳?鲁登科为他留下儿子――华列里。1982年,通过多方联络,张报联系到女儿维多利亚。就在当年,刚刚从岗位上光荣退休的张报很快把女儿带回了扶绥老家,一起寻根问祖。1984年,张报又把自己引以为傲的画家儿子带回扶绥认祖寻亲。父亲留下七绝一首:“故乡故土古家门,梦寐长萦游子心;归见慈颜情炽沸,三冬直觉是三春。”而儿子则留下了一幅《笔架山壮》的油画。1990年,两位同父异母异国的姐弟相约到北京看望父亲。张报欣喜若狂,挥毫写下《鹧鸪天?团聚》一首,其中一句:“你们都是炎黄种,共筑和平友谊台。”殷切鼓励儿女对于中华祖国的“认同”,张报的家国情怀由此可见一斑。1991年7月1日前后,张报及夫人岑惠心应邀回故乡访问,同是扶绥老乡、时任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接着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甘苦携夫人黄娟陪同。四位老人徜徉秀美依旧的金鸡岩故地,多少感慨一时涌上心头。尤其是张甘两老,不禁吟诗唱和。张报吟:“山是故乡美,水是故乡甜。”甘苦和:“人是故乡亲,月是故乡圆。”……四位老人的联句,如今已刻上了金鸡岩的石壁;字体遒劲有力,笔迹似乎有缠绵不尽的意味。

    联句镌刻的位置,就在清人刘宅俊“鸡岩帆影”题字稍下方。笔架山崖刻      口罗瑞宁